黔味东南酸汤牛肉火锅—游贵阳美食记

摘要:贵州人除了喜欢吃辣,还喜食酸汤火锅。

 



贵阳 门口

醒目的招牌后面种了山茶树,已经过了盛花期,花朵不颓废软塌,慢慢谢去。通道挂有小吊灯,夜晚尽放霓虹色彩,墙边中的植物生命力正旺盛,盈盈地生长,与栅栏共舞。灰色墙壁,即使是中午也能让人忘记巷口之外的喧闹和烦热。



贵阳 门口

走到巷口的尽头才是酸汤牛肉火锅店,不止5米。晚上这里一定喧闹,黑夜,不亮的灯光,待一会儿也会忘记烦恼。旁边居民楼被爬山虎紧紧地抱住,爬山虎装饰了楼,楼给了爬山虎努力向上的支撑,它们共同为楼里的人营造舒适的环境。



贵阳 门口

店门口摆有几个大缸,一一贴有大红纸,上面写有“酸汤”,直接告诉客人它们的主题。红布紧紧封住缸口,让人相信里面真有酸汤。墙头的一角红砖显露,几根细竹从墙角而出,有枯黄的,也有正在生长的,走进了农家小院。

 



贵阳 阳台

里面的座位多,我们选了外面阳台的位置,空间不大,有两处席位。几个鸟笼挂在蓬檐下,围栏外是小花园,爬山虎、朱顶红、月季、桂花……,同时生长的有杂草,老板是用心种下,让它们自由生长,枯干的叶子不会去清理的。

 



贵阳 朱顶红

朱顶红叶子多,比我种的施肥的叶片瘦小一半,花蕾掩映在绿叶下,储存力量准备绽放最艳丽的花朵。杂草多,与我种的上面铺满杂草的效果相似,可以长时间不浇水。



贵阳 点餐

植物生长茂盛,加上道路树的繁茂,看不到对面楼,抬头透过叶缝,才看到远处高楼,犹如坐在一片绿林中。笼中不见鸟儿,它早已返自然。楼下的店铺无限循环吆喝,加上车水马龙声,告诉我们仍在都市里。



贵阳 镜子

橱窗装了一面椭圆形的镜子,放了几件古朴的物件,其中就有泡菜坛子。爬墙的藤好奇地探头,照一照自己最美的芳华,喃喃自语“阳光下的我才最动人啊,亏我信了她们那么久,晒了会变黑。”,风一来,再摇曳舞姿,“阳光里我的皮肤是剔透的,正好!” 正说着,又绕着墙面往上生长。

 



贵阳 苦丁茶

用塑料杯盛茶与乡村风的用餐环境格格不入,可能是一时找不到,或者陶瓷杯子正在清洗,所以临时使用塑料杯。淡淡的味道,原来是冲淡的苦丁茶。



贵阳 酸汤锅底

朋友是这家店的老顾客,点的都是招牌菜。不一会就送上盛满汤的锅底,红彤彤的酸汤锅底,一看便让人食欲大振,听说是用贵州本地特有的野生西红柿“毛辣果”特别熬制。同时青椒、西红柿、豆芽作为配菜。番茄煮出的火红汤汁,一问店员“这是怎么做的?”,店员说“不知道,这是老板秘制的酸汤料。”

餐前先喝一碗原味酸汤, 一勺入口,酸酸的,没有粉末扎口,清新舒口,与两广地区的重度更成熟的酸相比,它轻巧活泼许多。慢腾腾的热气中投来一股乔木的异香,奇怪又熟悉,原来是木姜油,又叫山苍子油,属于酸汤的灵魂。山苍子是中国特有的香料植物,属于樟科植物,冬天开花,花型娇小朵朵锦簇,最难忘的就是如兰花的剔透的,色淡黄如精灵。

 

配菜有生菜、牛肉、牛皮、牛肉丸、海带结、毛肚和大碗白米饭,所有的配菜可以一锅煮,水开了就可以吃。

 



贵阳 干辣椒和葱花搭配的蘸料


贵阳

干辣椒、葱花、泡菜混合的干蘸料,浇上锅里的酸汤,成就了贵州菜的灵魂之一——蘸水。夹起一块菜,在蘸水里滚两滚,不是混在一起的满口刺激让人急促的辣,而是辣椒粉在口中像划了几条线似的,慢慢麻醉舌头,对于我这种喜好清淡的人而言,并不会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活泼的酸与温柔的辣刚好相融,适合慢慢吃。

 



贵阳 牛皮

剔透的牛皮,几根牛毛清晰可见,不禁感叹了一句“好狂野的吃法!”煮熟后没有发现牛毛,可能软韧的牛皮让食客忽略了。牛皮经过软化,像是做皮冻的处理方法,嚼几口就轻松下肚去。



贵阳 白菜

白菜不嫩不水灵,白绿相间脉络要呼之欲出,更像是在自然环境下生长的,这才是健康的食品,有几次在菜市场买菜,水灵嫩绿,一回到家里阳台上才看清楚,菜梗间都是化肥颗粒,没有融掉,小时候家里种的菜基本不施用化肥,即使用了也是三天内绝对不吃的,那几次过后对菜市场里的嫩绿蔬菜都产生了阴影,所以不可以凭借外形买菜。丝丝叶脉老叶片,这才是健康的。



贵阳

酸汤煮过的毛肚入味,这种入味不仅指有了盐和酸味,保留有原来的爽脆,混合有韧性,不深不浅的酸味,两三分钟内被吃光了。



贵阳

鲜红牛肉切片,与葱段、芹菜装盘娇嫩欲滴,放在酸汤里煮,裹上了番茄的清香,没有腥膻味,只觉得没有嚼几口,就吃光啦,意犹未尽。

 

一碗白米饭,泡上一大勺酸汤超级下饭,让人上瘾的口味,吃了三碗。酸汤色鲜艳、香气默默徐来、味道越吃越入味,难怪受到当地人的青睐。老板娘拿出衣服到阳台上晒,小花园里架有晾衣杆,一派田家小院的生活作风,不因搬进了城市里就丢掉了乡村生活的习惯。现代工业文明与农业文明从来都不是敌对的,农业文化不该被遗弃,任其衰落。

 



贵阳 牛肉丸

牛肉丸颗粒大,实在撑啦,没有吃。

 



贵阳 招牌

吃完午饭,坐上出租车,车辆开到一条小路,一边是低矮的旧楼,一边是新式高楼,一位消瘦的大爷坐在大树下,用木推车正在卖水果,大中午路人少,可以打个小盹。这棵大树是银杏,车走得慢,拉远镜头,2018年9月挂在树上的牌子写着 “树龄:250年”,到现在2020年,这个参天大树至少252岁,人生没有多少人有一百年,而这棵大树比城里的任何人都年长,大楼紧挨着它拔地而起,没有遮挡住本来属于老银杏的阳光和雨露。车已开远,风吹起,能听到卷起银杏叶的沙沙声,风又吹起。

 

庆幸高楼下的银杏树仍旧健康地生长,保护着它,又没有让它长成温室的花朵,可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