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驾了几十公里路,去这座隐世小城玩了五天四夜,竟发现个世外桃源!







 忍住了看你,
 却忍不住想你,
 因为想你比看你还要陶醉

 —— 金华武义的那山那水。






2020年,许久未写游记了,那是因为许久未能行摄:有全民防疫宅家禁足的需要,也有双膝隐痛无法出门远游的无奈。按下驿动的心,一直等到七月上旬,利用疗休养的机会,约了几个同事,驱车往南,来到了武义,渡过了五天四夜的美好时光。




梁家山古村,坐落于金华市武义县柳城畲族镇海拔600多米的鹤仙山半山腰,是一处“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隐世小山村。

▲ 暧暧远人村

村庄东西山体相夹,形成一个南北走势的高山深谷空间,谷中有溪,穿村而过,形成多样的山水景观。村口千年红豆杉、红枫、香樟等名贵古树伟岸挺拔,郁郁苍苍;村内黄墙黑瓦夯土屋,透风凉爽,古色古香;周边山势险峻,林木茂盛,鸟鸣谷幽。

雨后清晨,山峰间层层云雾翻涌,在蜿蜒曲折的山谷之间来回游走,形成俊美秀丽的云海景观。

▲ 人间仙境

走进梁家山村,只见整个村庄呈扇形依山而建,东西走向,建筑风格基本为浙南泥房,巧妙地散落在半山腰上。乡村巷道蜿蜒逶迤,一座座泥房,一户户人家,就如一张张泛黄的书页,镶嵌在碧水蓝天里,记载着数百年的变迁。踏着石板路,寻着悠悠古韵……

▲ 曲径通幽

曾经,这里的村民们一直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多种植茶叶、板栗、油茶等。昔日是“七条横路八个弯,有囡莫嫁梁家山。”如今,改造后的宽敞水泥公路直达村庄;投资公司筹资2个多亿,在村里建造了一座以“秘境”为主题的高端精品民宿。


夜宿其间,可耳听虫鸟欢鸣,鼻盈自然芳香,与天地同宿,欢愉之至。在这里,推窗便是山清水秀之美,微风拂过,每一缕都自带凉意,深深吸一口气,每一道呼吸都饱含了森林负离子的气息。


梁家山,也是一个可以“氧”你一辈子的风水宝地!


▲ 狗吠深巷中


因为梁家山位处山腰,有着最贴近自然的美景风光。眼前是广袤的黄绿梯田,恍若杨慎笔端“高田如楼梯,平田如棋局。白鹭忽飞来,点破秧针绿”的美景。鼻腔里飘来袅袅炊烟,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鸡鸣犬吠,不由得让人想起那首娓娓动听的《又见炊烟》。


▲ 鸡鸣桑树颠


清一色泥墙黑瓦的建筑,沿着山路盘旋而上的小道蜿蜒逶迤,与天空的白云交相辉映,绘出一幅清丽婉约的诗意画卷。在望山亭里坐下,煮上一壶清茶,室内茶香袅袅,室外触目所及的满目绿野和潺潺而流的小溪,犹如白居易的“时时闻鸟语,处处是泉声”。


▲ 怡然自得

第二天早晨六点,便和民宿的管家“刘三姐”等一行人驾车去了海拔更高的拟建跑马场的工地、也是拍摄云雾的最佳地点。

运气特别的好,果然遇见了山间飘渺的洁白丝滑的云雾。一缕薄雾村色亮,静谧的梁家山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整个古村流淌在淡淡的墨色间。名副其实的“岚雾今朝重,江山此地深”!无疑又是一处拍摄云海的绝美之地。


▲ 岚雾今朝重

此景此情,有图有真相,不就是陶渊明先生心目中的《归园田居(其一)》吗: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夕阳下了,我在山边等你;叶子黄了,我在树下等你;我们老了,我在来生等你。


▲ 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

早饭后,一个人开车先去了当年粟裕工农红军和张之清敌后武工队战斗过的地方——乌漱村。

村落地处深山峡谷,苦槠、兰果、枫香、木荷、马尾松、黄檀、桂花、柳杉、杨梅等名木古树有上百棵之多,以及满山遍野的毛竹。常年清澈甘甜的乌漱溪村前流过,与门前村口风景林组成“门外青山屋下溪的”溪山幽景。正是“江水泱泱绿岩谭,青山巍巍乌漱岭”。

▲ 松苞竹茂


随后,又沿着曲曲折折、高高低低的十八弯的山路来到了有“江南布达拉宫”美誉的上黄村。一排排建在山坡上的黄泥土屋层层叠叠,似梯田一般向上积累,足有10层之多,犹如西藏的布达拉宫。


整个村庄坐落在一个漏斗形的山坳之中,背靠一座长满修竹的大山,两侧亦是群山高耸。因为要赶回梁家山午餐,所以就在上黄村对面公路旁的拍摄点、刻有“江南布达拉宫”的巨石附近拍了一些,并在《手机大摄汇》的“醉美金华”栏目发表。


▲ 江南布达拉宫

顺路,还拐进了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江下民族村,算是带货吧。只可惜,看到的是和我们一样的面孔和服装,而且和绝大多数的农村一样,居住的多是老年人。或许,只有每年农历的三月三,才能欣赏到浓浓的畲族风情?


单人独马,长枪短炮,大有五代成彦雄“暧暧村烟暮,牧童出深坞。骑牛不顾人,吹笛寻山去”的执着和潇洒。


浅深山色高低树。




第三天,我们来到了坐落于金华市武义县大田乡大公山村熟溪上游最美河段湿地的、如同杨万里口中“草满花堤水满溪”的武义“一水间”民宿。虽途经世外桃源的陶村和十里荷花景区,由于以前都去过,并且都为它们发表了游记,所以就隔着车窗,深情一瞥——绿杨堤畔问荷花:记得年时沽酒,那人家?


▲ 红花绿叶


位于熟溪河畔的“一水间”民宿,则有着与山林野墅截然不同的江南风情。

白墙黑瓦与葱郁林木交相辉映,高高的马头墙上洒满阳光,江南古典风格的“一水间”临溪傍山,每一间都有着独一无二的景致。之前,已数次到过“一水间”,或是出差开会或是专门拍摄,或是为了美味,只是没有住过。

▲ 白墙黑瓦

1300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唐朝诗人孟浩然乘舟路过武义江,夜宿舟上,写下名作《宿武阳川》:


川暗夕阳尽,孤舟泊岸初。

岭猿相叫啸,潭影自空虚。

就枕灭明烛,叩舷闻夜渔。

鸡鸣问何处,风物是秦余。


而一水间就身处两个水坝间,这900米,也可能是武义江最美的900米。不管是水边摇荡的芦苇,成片的桃林,或是短亭和长廊,又或是冲过水坝形成的宽阔瀑布,和坝边洗衣服的妇人,还有那多孔石桥,都在述说着这一点。一如刘禹锡描写的“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这是汉乐府古诗十九首的名篇,也是一水间的得名由来。而四季的一水间,都有其独特的韵味。春暖:盈盈一水间,夏日:萤萤一水间,秋天:隐隐一水间,雪冬:银银一水间。


▲ 盈盈一水间

离县城只有6公里的“一水间”,却是隐身休闲好去处。绿道穿越一片百年构树柳林,青山绿水如屏障屏蔽了红尘喧嚣,田园农庄与村庄农户又隔开一段距离,是自在独立的中国元素浓浓的惬意民宿。“一路稻花谁是主,红蜻蛉伴绿螳螂”,“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 脉脉不得语


“一水间”是典型的江南水乡风格建筑,一面马头墙,映照夕日余晖。白墙墨瓦,砖木结构,小河环抱,桃红柳绿掩映下,显得清朗别致。厚重的木质院门后,铺着大青石板,四角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绿植和石器,生活竟也可以如此文艺。


走进厅堂,眼帘之中,是一张长长的旧木桌,石砌的接待台后面有个巨大的展架,上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陶艺瓷器,透过它们,仿佛可以看到旧时光。展架上的每一件陶器都是民宿主人詹总历年搜寻所得。匠心独具的厅堂,完全按照明清江南宅院风格布置。高堂之上,摆着一整套仿古风格原木桌椅,木质的墙面上挂着字画,细品一番,竟也有时空穿越的错觉。老木头风格吊顶,地面铺着青石地砖,门窗也是那种老式雕花风格。


民宿随处都充满着一股怀古的气息,古时文人就爱品茶、舞文、弄墨,在梅兰深处吟诗作对,今有一水间的客居小隐,坐怀青山绿水之间,生活却不改潇洒文雅。


一水间的蓝是天空,一水间的绿是江水,民宿有自己的河滩头,停着自购的乌篷船,泛舟江上,或是静坐岸边,颇有诗中才有的味道。宛如王维“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闲心对定水,清静两无尘。妥妥的《梦里水乡》。琴棋书画之余,还可以去院后24小时都保持活水的泳池戏水、健身,消除一天的疲惫。


一片江南水墨图。


▲ 榆柳荫后檐

江南,浸着真挚文雅的生活情味,晕着浓烈醉人的诗情画意,抚慰了多少躁动的心,装饰了多少阑珊的梦。怀揣诗心,走过江南,他,留下一首诗。


林庚打江南走过,留下《春天的心》;郑愁予打江南走过,留下《错误》;木心打江南走过,留下《俳句》;戴望舒打江南走过,留下《雨巷》;余光中打江南走过,留下《春天,遂想起》;徐志摩打江南走过,留下《沪杭车中》;何其芳打江南走过,留下《想起》;汪国真打江南走过,留下《江南雨》。白居易老先生50岁任杭州市长时,留下脍炙人口、名扬天下的《忆江南三首》。


楼阁宜佳客,江山入好诗。


▲ 一湾碧水

如果说梁家山是乡愁的怀旧,那么,“一水间”就是水揉的梦乡。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衣袂飘飘

有人说,当你踏入江南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一个悠长的梦:春花秋月、夏雨冬阳。而当离开的时候,对江南有多向往,就有多想把江南的风情带回家。

▲ 戏水

其实,不论是归人,抑或是过客,当下的我们,都是那么的安宁、幸福。2020年是个多事之秋!而我们仍能尽情享受生活、欣赏美景,绝对不该忘了毅然逆行的白衣天使,绝对不该忘了决然前行的戍边将士!当然,还有所有那些热爱这个国家,对社会奉献力量,为他人传递能量的人们。


因为,岁月静好,是有人替我们负重远行!





本期作者/摄影:刘永浩


金华市机关工作,摄行游记是最大的业余爱好,座右铭:“世有不绝风景,我有不老心情”! 先后在《武义文旅》、《衢州旅游》、《浙中旅游网》、《手机大摄汇》等发表多篇行摄游记。


本文来源:武义文旅